杭州张小泉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与刘雄胜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原告杭州张小泉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富阳市。

法定代表人张国标,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胡耀辉、胡群林,均是广东前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雄胜(系开平市沙冈益胜包装材料店的经营者)。

委托代理人刘洪斌。

原告杭州张小泉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诉被告刘雄胜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8月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胡耀辉,被告刘雄胜及其委托代理人刘洪斌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张小泉集团有限公司是“张小泉”注册商标的所有人。张小泉品牌成名于1663年,是中华老字号,也是目前刀剪行业中唯一的中国驰名商标。1997年,“张小泉”商标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认定为我国刀剪行业第一个驰名商标、获原产地注册保护;“张小泉”产品被认定为中国著名品牌、中国刀剪行业十大著名品牌、全国用户满意产品、全国市场畅销产品,其传统锻造技艺被国务院认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重点保护,张小泉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深受消费者信赖。张小泉集团有限公司为维护自身利益及消费者权益投入巨额资金,以诸多形式竭力打假维权,但侵权行为屡禁不止,张小泉集团有限公司的商誉及消费者遭受严重侵害。原告杭州张小泉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许可和一般经营项目包括:制造加工剪刀、日用金属制品、炊具、金属丝及其制品,批发零售刀剪及其附属品、日用五金、日用百货等项目的大型公司。原告受杭州张小泉集团有限公司委托,许可使用“张小泉”品牌系列商标,并在全国范围内对侵犯“张小泉”品牌知识产权的侵权行为和不正当竞争行为调查取证,出具鉴定证明,有权以自己的名义行使诉权等与诉讼相关的权利。经原告调查,发现被告经营的“益胜包装劳保文具批发总汇”商店销售侵犯原告商标专用权的剪刀商品,2013年4月26日,原告委托江门市江门公证处对被告销售的剪刀进行证据保全,在被告营业场所购买货号为PC-10的张小泉服装剪刀两把,获取盖有“开平市沙冈益胜包装材料店”印章的收款收据一张,经原告鉴定为侵犯张小泉系列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剪刀商品。被告在产品及其包装上使用了原告第129501号、第1798792号、第544568号注册商标,包装盒上标注有“中国驰名商标”、“创立于1663”字样,生产厂家标注为“杭州张小泉剪刀厂”。原告认为张小泉剪刀系知名商品,张小泉商标也是驰名商标,被告销售的“张小泉”品牌剪刀,侵犯了原告多个注册商标,被告系在同一种剪刀商品上使用原告相同的商标,构成商标侵权,不仅给原告造成经济损失,其欺骗消费者进行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的行为,也给原告商品声誉造成了不良影响。根据《商标法》、《驰名商标认定和保护规定》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为维护原告及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和正常的市场秩序,依据《民事诉讼法》第119条的规定,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依法判令:1、被告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原告第129501号、第1798792号、第544568号注册商标的剪刀商品,并销毁库存侵权的剪刀商品;2、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维权支出合理费用共3万元;3、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原告提供的证据有:

证据1、第129501号商标注册证。

证据2、第544568号商标注册证。

证据3、第1798792号商标注册证。

以上证据1-3证明商标的所有权人是原告,也是本案被告销售的产品所侵犯的三个商标证,还证明了商标证上面反映的有关信息。

证据4、张小泉商标被认定为中华老字号的书证。

证据5、《驰名商标证书》、《关于认定“张小泉”商标为驰名商标的通知》。

证据6、张小泉剪刀锻造技艺被认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书证。

以上证据4-6证明张小泉商标被商务部认定为中华老字号,张小泉商标在1997年被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2006年6月张小泉剪刀的锻造技艺被国务院和文化部认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证明张小泉商标具有较高的知名度。

证据7、(2013)粤江江门第013595号公证书,证明公证处的工作人员和原告的代理人在被告的店铺内购买“张小泉”字样的货号为PC-10服装剪两把,每把25元,总共50元,所购买的两把剪刀分别由公证员和原告的代理人保存,其中被原告的代理人保存的一把剪刀被用于鉴定,被告出具有收款收据一张,证明被告销售假冒张小泉剪刀的事实。

证据8、鉴定证明书,证明被告所销售的产品为假冒产品。

证据9、封存涉案物品。

证据10、维权费用支出凭证,证明原告的部分维权支出费用。

证据11、张小泉品牌使用许可授权书,证明原告具有诉讼主体资格。

庭审过程中,本院对(2013)粤江江门第013595号《公证书》中的保全证据专用袋进行了拆封,内有一把剪刀,剪刀的外包装上使用了原告第129501号、第1798792号注册商标,包装盒上标注有“中国驰名商标”、“创立于1663”字样,生产厂家标注为“杭州张小泉厂”,另标注货号为PC-10。

被告辩称,一、原告所起诉的第二点,要求被告赔偿三万元,三万元是如何计算的?如何分项目,其中的公证费用发票两张,并不能算为被告侵权行为对原告造成损失的数额,并且其余诉求的差旅费用并未提供相关发票,将不予认可。二、侵权行为并未如原告所称的达到那么严重的市场影响力,被告所销售的“张小泉”剪刀只有送货上门的三把,根本不具备批量性,也不存在主观恶意性,并且被告也对“张小泉”剪刀的真伪辨别缺乏相关能力。同时,对于原告的诉求,被告认为是夸大事实,误导了大家对被告正常销售行为的性质,对于原告的公证保全行为,只能证实被告曾向原告销售过两把标识为“张小泉”的剪刀,却并不能证明被告主观恶意大量销售“张小泉”剪刀以谋取利益,被告的侵权行为是极为轻微的,根本无法达到对原告“张小泉”剪刀驰名商标的侵害,所以被告认为原告的相关诉求是依据不足的,恳请法院根据客观事实作出公平、公正的判决。

被告没有提交证据。

经开庭审理,原告提供的证据均有原件核对,与本案有关联,且未发现有影响其合法性的因素存在,本院予以采纳。

本院查明,注册号为第129501号“”商标,杭州张小泉集团有限公司于2001年5月14日受让,核定使用商品在第8类商品上,后经两次续展,商标有效期限延续至2023年2月28日。商标注册号为544568号“”商标,注册人是杭州张小泉剪刀厂,受让人是杭州张小泉集团有限公司,核定使用商品:第8类的剪刀、日用刀具、工业用手工刀具、园艺、农业用手工刀具,注册有限期限自1991年2月28日至2001年2月27日,后经两次续展,有效期限延续至2021年2月27日。商标注册号为1798792号“”商标,注册人是杭州张小泉集团有限公司,核定使用商品:第8类的餐具(刀、叉和匙)、刀、雕刻工具(手工具)、非电动开罐头器、剪刀、磨刀器、手工操作的手工具、修指甲工具、园艺工具(手动)、折叠刀,注册有效期自2002年6月28日至2012年6月27日,后经续展注册有效期延续至2022年6月27日。注册商标张小泉被国家商务部认定为中华老字号,“”商标于1997年4月9日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张小泉剪刀锻制技艺于2006年6月被认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010年12月28日,杭州张小泉集团有限公司与原告签订《张小泉品牌使用许可授权书》,独家许可原告作为唯一法人单位使用其注册的包括第129501号、第544568号、第1798792号商标在内的张小泉商标,并负责张小泉品牌的假冒伪劣侵权行为的维权工作,对侵犯上述商标的行为进行维权,授权期限自2011年1月1日起至2013年12月31日止。

原告向广东省江门市江门公证处申请保全证据公证。2013年4月26日十点零一分,该公证处公证员刘锦良、吴洁漫、吴辉以及原告的委托代理人葛炜、在场人于翔来到开平市,进入标有“益胜包装劳保文件批发总汇”字样的商店内。葛炜、于翔以普通顾客身份购买标有“张小泉”字样的货号PC-10的服装剪两把,并支付了五十元人民币。在支付购物款后,向店员索要购物小票,店员出具了一张《收据》。购物所得的两把剪刀,分别由公证员及葛炜各暂存一把。回到公证处后,公证人员应当事人要求,对所购买的由公证员保管的一把剪刀拍照后封存于“十一号文件袋”中,拍摄上述商品共得相片两张,商品封存后交由申请人保存。广东省江门市江门公证处于2013年5月16日作出(2013)粤江江门第013595号公证书,对上述过程进行了公证保全。

两把被控侵权剪刀的外包装盒印有“”、“”图案,“杭州张小泉剪刀厂地址:杭州市”等字样;剪刀上有“”图案。诉讼中,原告指出“被告销售的属于假冒侵权产品,被控侵权产品的外包装彩盒与本司不相符,包装材质与本司不相符,钢印笔迹与本司不相符,脚柄外观与本司不相符,刃口外观与本司不相符,脚柄上无我公司注册商标KOTT字母”。

另查明,被告经营的开平市沙冈益胜包装材料店成立于2010年12月23日,经营范围包括包装材料、劳保用品、绣花辅料、小五金零售。

本院认为,本案系侵害商标权纠纷。本案的争议焦点:一、被告的行为是否侵犯了原告就涉案注册商标所享有的合法权益。二、被告是否应承担侵权责任。

一、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

商标注册号为第129501号“”、商标注册号为1798792号“”是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依法核准注册、续展,处于注册有效期内,杭州张小泉集团有限公司在核定使用商品上依法享有上述注册商标的专用权,依法应受法律保护。本案涉案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中与被控侵权产品属于同类商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 “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的;(二)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一款“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商标相同,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二者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和第十条“人民法院依据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的规定,认定商标相同或者近似按照以下原则进行:(一)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二)既要进行对商标的整体比对,又要进行对商标主要部分的比对,比对应当在比对对象隔离的状态下分别进行;(三)判断商标是否近似,应当考虑请求保护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的规定,被控侵权产品使用了与涉案注册商标相同的标志,应认定被告的行为对注册商标权利人杭州张小泉集团有限公司所享有的商标权利构成侵害。又因杭州张小泉集团有限公司已将涉案注册商标独家许可原告使用、维权等,故被告的行为也侵犯了原告就涉案注册商标所享有的合法权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二款“在发生注册商标专用权被侵害时,独占使用许可合同的被许可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排他使用许可合同的被许可人可以和商标注册人共同起诉,也可以在商标注册人不起诉的情况下,自行提起诉讼;普通使用许可合同的被许可人经商标注册人明确授权,可以提起诉讼”的规定,原告有权向法院提起诉讼。

二、关于第二个焦点

被告未能举证证明已取得合法许可,销售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涉案注册商标相同标志的商品。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 第三款 “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的并说明提供者的,不承担赔偿责任”的规定,被告作为五金类产品的经营者,应对相关商品有一定的认知能力,但被告未能举证证明被控侵权产品的合法来源,也未能举证证明在进货时已尽到合理审慎的义务,应认定其主观上存在过错,不能免除其赔偿责任。因此,被告销售被控侵权产品构成侵权,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原告主张被告停止侵权、销毁侵权产品和赔偿损失有理,本院予以支持。

至于赔偿数额,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 第一款 和第二款“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前款所称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损失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商标的声誉,商标使用许可费的数额,商标使用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综合确定”和第十七条“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案件具体情况,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的规定,由于双方未能就被告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原告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进行举证,综合考虑被告侵权行为的性质、主观过错、涉案产品的销售价格、被告的销售规模以及原告维权开支和所支付的律师费中合理部分等,本院依法酌情确定被告的赔偿数额为8000元。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 、第五十六条 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二款、第九条第一款、第十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刘雄胜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立即停止销售假冒“”、“”商标的产品,并销毁库存侵权产品。

二、被告刘雄胜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杭州张小泉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支付赔偿金人民币8000元。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 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50元,由被告刘雄胜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梁津晃

代理审判员吴淑娟

人民陪审员陈仲爱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范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