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洁时(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与杨新明、杨少伟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原告:利洁时(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东大桥路9号楼4单元501室内D07-D09单元。

法定代表人:习纳,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悦,河南兴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群林,广东创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杨新明,男,汉族,1959年7月20日生,住安阳县。

现在河南省内黄监狱服刑。

被告:杨少伟,男,汉族,1984年9月16日生,住安阳县。

系杨新明之子。

委托诉讼代理人:郝东杰,河南今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利洁时(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洁时公司)与被告杨新明、杨少伟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5月1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

原告利洁时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胡群林,被告杨新明,被告杨少伟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郝东杰到庭参加了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利洁时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人民币90万元;2、判令两被告在《中国消费者报》上就其侵权行为向原告发表道歉声明;3、判令两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事实和理由:LRC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商标权利人”)是第1511148号“durex”商标及第3183267号“杜蕾斯”商标(以下合称“涉案商标”)的注册人,其中第1511148号“durex”商标于2011年1月21日核准注册,第3183267号“杜蕾斯”商标于2003年6月7日核准注册。

涉案商标一直被使用于商标权利人生产、销售的杜蕾斯安全套产品,经过商标权利人长达十几年的大力宣传以及杜蕾斯产品的过硬品质,早已在广大消费者中形成了良好的口碑,在行业内极具知名度。

原告利洁时公司经商标权利人的委托授权,代理其在中国境内的反假冒案件以及商标权利人关于商标、著作权和反不正当竞争权利的相关案件,有权对侵害商标权利人知识产权的个人或单位提起民事赔偿。

2013年10月29日至2015年5月22日,被告杨新明、杨少伟先后在郑州以及安阳县水冶镇辅岩路租赁民房作为仓库,通过阿里巴巴和淘宝网店向全国各地销售假冒伪劣的杜蕾斯、第六感、杰士邦等品牌避孕套。

2015年5月22日,安阳县公安局在被告杨新明、杨少伟位于安阳县水冶镇辅岩路与铁东路交叉口向北200米路东一仓库内查获大量避孕套,2015年10月26日,经河南资产评估事务所有限公司评估,扣押物品193批次,价值2155245元。

经国家乳胶制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检验,被告库存的避孕套是假冒伪劣产品。

另外通过电脑数据核查,2013年10月29日至2015年5月22日期间,被告杨新明、杨少伟先后通过阿里巴巴和淘宝网店向全国各地批发零售假冒杜蕾斯、第六感、杰士邦、冈本等品牌的避孕套货值703035元,被告杨新明、杨少伟实际销售假冒伪劣的避孕套价值为408076.13元,案发时被查获未销售物品的价值为99656.5元,河南省安阳县人民法院认定杨新明、杨少伟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并作出了(2016)豫0522刑初130号刑事判决书。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 的规定,被告非法销售假冒的“杜蕾斯”安全套,大量使用了涉案商标,已经严重侵犯了商标权利人的注册专用权,对原告的商誉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并给原告造成了较大的经济损失,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权、消除影响并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杨新明辩称:1、我经营有郑州市管城区杨氏保健品商行,有正规的营业执照,只是因为法制意识比较淡薄,在合法经营的同时销售了一些伪劣产品,对原告造成了损害,我向原告赔礼道歉,并保证以后不再做违法的事情;2、杨少伟系受我雇佣,其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3、安阳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虽然认定我的销售价值为40多万元,但共计包括5个品牌,其中杜蕾斯所占比例很小,安阳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对我已经作出了惩罚,原告要求的赔偿数额太高。

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公正判决。

杨少伟辩称:1、我是给杨新明打工的,我不是经营者,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2、原告主张90万元的经济损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3、本案侵权行为并没有给商标权利人造成名誉和商誉上的损害,应当驳回原告关于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

原告利洁时公司围绕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1、第1511148号“durex”商标注册证及核准续展注册证明,第3183267号“杜蕾斯”商标注册证及核准续展注册证明,拟证明原告所主张的注册商标均在有效期内,应当受到商标法保护;2、(2016)豫0522刑初130号刑事判决书,拟证明被告杨新明、杨少伟销售假冒“杜蕾斯”避孕套的行为对原告商标权造成的伤害;3、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评[2014]第039706号异议复审裁定书,拟证明第3183267号注册商标曾被认定为驰名商标;4、火车票等票据,拟证明原告为维权所支出的费用。

杨少伟质证称:1、商标注册证和续展证明不是原件,不予认可;2、对于刑事判决书真实性无异议,但其所认定的数额包含杜蕾斯、第六感、杰士邦等多个品牌,杜蕾斯所占比例很小,且不能证明我是经营者;3、异议复审裁定书不能作为本案中证明杜蕾斯知名度的证据;4、对火车票等4张票据真实性无异议,但不应由杨少伟承担。

杨新明质证称:同杨少伟的质证意见。

被告杨新明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被告杨少伟提交了如下证据:1、(2016)豫0522刑初130号刑事案件开庭笔录,拟证明销售货值40余万元中包含多个品牌,杜蕾斯占比很小;2、郑州市城管区杨氏保健品商行营业执照信息,拟证明实际经营者是杨新明而非杨少伟。

利洁时公司质证认为:1、开庭笔录只是单纯的口供,不足以证明杨少伟主张的事实;2、对工商登记信息真实性无异议,但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杨新明质证认为:同意杨少伟的意见。

本院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

根据当事人的举证、质证情况,综合双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材料,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一)LRC制品有限公司是第1511148号“durex”注册商标、第3183267号“杜蕾斯”注册商标的所有权人,其中:第1511148号“durex”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10类,即:避孕套,避孕用具,注册有效期为2001年1月21日至2011年1月20日,经核准续展,注册有效期自2011年1月21日至2021年1月20日。

第3183267号“杜蕾斯”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10类,即:避孕套,非化学避孕用具,卫生避孕用具,预防感染用避孕用具,注册有效期为2003年6月7日至2013年6月6日,经核准续展,注册有效期自2013年6月7日至2023年6月6日。

(二)LRC制品有限公司于2016年1月12日出具《授权委托书》,授权原告利洁时公司代理其在中国的反假冒案件以及保护其公司已注册和未注册商标、保护企业名称、著作权和反不正当竞争权利的相关案件,请求有关行政和司法机关对侵权人的侵权违法或犯罪行为追究法律责任。

(三)河南省安阳县人民法院于2016年11月28日作出了(2016)豫0522刑初130号刑事判决书,认定:2013年10月29日至2015年5月22日,杨新明、杨少伟先后在郑州以及安阳县水冶镇辅岩路租赁民房作为仓库,通过阿里巴巴和淘宝网店向全国各地销售假冒伪劣的杜蕾斯、第六感、杰士邦、冈本牌避孕套。

2015年5月22日,安阳县公安局在杨新明、杨少伟位于安阳县水冶镇辅岩路与铁东路交叉口向北200米路东一仓库内查获大量避孕套,同日被安阳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扣押,后移交安阳县公安局。

2015年10月26日,经河南资产评估事务所有限公司评估,扣押物品193批次,价值2155245元。

2015年9月18日,经国家乳胶制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检验,库存杜蕾斯、杰士邦、第六感、冈本OK(日文)和GODMA避孕套是假冒伪劣产品,杨新明、杨少伟尚未销售或库存的数量共计99589盒或支。

按照销售中间价计算未销售伪劣产品总价值为99656.5元。

通过电脑数据核查,2013年10月29日至2015年5月22日期间,杨新明、杨少伟先后通过阿里巴巴和淘宝网店向全国各地批发零售假冒杜蕾斯、第六感、杰士邦、冈本等品牌的避孕套,货值703035.08元,其中退货退款10275.9元,其他商品为102850.81元,名为杜蕾斯避孕套实为情趣内衣为金额95499元,正品杜蕾斯避孕套销售金额86333.84元,杨新明和杨少伟实际销售假冒伪劣的避孕套价值为408076.13元。

2015年5月22日,杨新明、杨少伟被安阳县公安局民警在其家中抓获归案。

案发后杨新明、杨少伟退出违法所得408076.13元,暂扣于安阳县人民法院。

河南省安阳县人民法院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杨新明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30万元;判处杨少伟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25万元;涉案假冒伪劣避孕套由扣押机关安阳县公安局予以销毁;违法所得408076.13元予以没收,由扣押机关安阳县人民法院上缴国库。

本院认为,LRC制品有限公司所有的第1511148号“durex”注册商标和第3183267号“杜蕾斯”注册商标均在有效保护期内,依法应予以保护。

利洁时公司虽不是商标所有权人,但其已获得LRC制品有限公司的授权,有权以自己的名义提起本案商标侵权诉讼。

杨新明、杨少伟销售的“durex”、“杜蕾斯”避孕套经鉴定不是LRC制品有限公司生产的商品,但其所使用的商标与LRC制品有限公司的第1511148号“durex”和第3183267号“杜蕾斯”注册商标相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 第(二)项 的规定,构成了对LRC制品有限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

被告杨新明、杨少伟销售该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的避孕套,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 第(三)项 规定的侵权行为。

杨新明称其经营有郑州市管城区杨氏保健品商行,有正规的营业执照,其虽然有工商登记的合法形式,但在实体上构成了商标侵权,形式合法不能成为侵权行为产生或者继续的依据,其辩称不构成商标侵权的理由不能成立。

杨少伟辩称其是受杨新明雇佣的,不应承担还款责任,但其并未提供雇佣的相关证据予以证明,且与刑事判决书认定事实相悖,其该辩称不能成立。

关于赔偿数额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 第一款 的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本案中,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难以确定,而刑事判决书已经认定杨新明、杨少伟的违法所得为408076.13元,故本案赔偿数额可以按照侵权人所获得的利益确定。

因该数额实际包含了销售假冒杜蕾斯、第六感、杰士邦、冈本、GODMA等五个品牌的违法所得在内,结合杜蕾斯的品牌价值和知名度,本院确定杨新明、杨少伟销售假冒杜蕾斯避孕套的违法所得为10万元。

考虑到原告为维权所支付的交通费、住所费、律师费等必要开支,本院确定原告利洁时公司的维权合理费用为1万元。

以上经济损失和维权合理费用共计11万元。

关于原告利洁时公司要求判令杨新明、杨少伟登报道歉的诉讼请求,因商标权是财产性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均未规定登报道歉这一责任形式,本院对利洁时公司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 第(三)项 、第六十三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 、第十七条 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杨新明、杨少伟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利洁时(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经济损失110000元;

二、驳回原告利洁时(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 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2800元,由原告利洁时(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负担7000元,由杨新明、杨少伟负担58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智咏梅

审判员吕建伟

审判员赵中友

二〇一八年十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李佳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