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梦之城文化有限公司与杜咏镁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临民三初字第272号
原告:北京梦之城文化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5号1区689楼7层711室。
法定代表人:徐瀚,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郭雨涛,徐文平,山东海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杜咏镁,个体工商户。
委托代理人:宋加富。
委托代理人:朱金丽,山东品众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北京梦之城文化有限公司与被告杜咏镁侵害著作权纠纷一案,于2014年10月10日向本院起诉,本院受理后,由审判员张宜廷任审判长,与审判员范宗芳、人民陪审员杨海荣组成合议庭公开进行了审理。原告北京梦之城文化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徐文平,被告杜咏镁委托代理人宋加富、朱金丽到庭参加诉讼。本院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北京梦之城文化有限公司诉称:原告是一家设计、运营国内原创“阿狸”为主的系列动漫形象的动漫文化公司,自成立以来,以设计“阿狸”形象与童话故事为主线,带动相关衍生品的发展,形成了以“阿狸”系列形象创作开发、推广运营、衍生品生产、客户维系等为主体的多元化产业链。
自2003年7月1日“阿狸”卡通形象最早完成后,原告根据该形象加强作品的创作与设计,出版了多版“阿狸”,包括桃子、影子、大熊、米卡、阿狸爸爸、阿狸妈妈等形象的绘本、漫画、及剧本,一方面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对“阿狸”及“桃子”等系列形象的开列产品进行推广。截止日前,原告已与搜狐、腾讯、新浪微博等十多家媒介合作进行营销推广,同时以授权的方式,在全国各地生产包括毛绒公仔、搪胶产品、服装服饰、家居用品等大量的产品,并通过实体店及淘宝网、当当网、卓越网、京东商城等网络销售。另外,原告对“阿狸”等形象资源进行深层次挖掘,自主研发动画片,授权开发多款网络游戏,供客户欣赏使用,将“阿狸”等卡通造型以多类全新的形象呈现给社会大众。
原告对“阿狸”及“桃子”等形象具有完全的知识产权,2007年2月7日,2012年4月5日,原告在国家版权局分别对“阿狸”多种表情系列形象进行著作权登记,并于2011年12月27日对“桃子”系列形象进行著作权登记,以加强对“阿狸和“桃子”形象的知识产权保护。
多年的不断努力,使得“阿狸”及“桃子”等形象品牌在相关公众和同行业中享有较高知名度和美誉度,先后获得文化部颁发的“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首届动漫奖”最佳形象奖、“2011国家动漫精品工程”动漫形象、2012年度亚洲授权业大奖“亚洲最佳新晋授权品牌”等多项殊荣,2012、2013年连续两年入围年度国际授权业大奖“年度最佳形象奖”,成为文化部重点保护和扶持的动漫产业。
被告在未经原告许可授权的情况下,擅自销售涉案侵权产品,其行为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权,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请求:1、判令被告在“阿狸儿童启蒙电话机”产品上停止使用原告动漫形象“阿狸新版”美术作品著作权;2、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人民币4.8万元;3、判令被告承担本案所有诉讼费用。
被告杜咏镁答辩称:一、被控侵权产品与原告产品在肚子颜色、眼睛形状上均存在区别,两者并不相同,被告不构成侵权。二、被告销售的产品是由汕头市澄海区超炫之星玩具厂生产的合法产品,被告具有合法的进货来源,不存在侵权。
经审理查明:2006年8月6日,徐瀚创作并发表了美术作品动漫形象“阿狸新版”。2011年12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授予原告报送的“阿狸”形象入围最佳动漫形象奖。2012年4月5日,北京版权局根据原告申请,将该美术作品的著作权登记于原告名下,《作品登记证》号京作登字-2012-F-00094673号。2012年7月,中国动画学会、深圳动漫节级委会授予原告创作的“阿狸”形象以“中国十大卡通形象奖”。
被告系个体工商户,临沂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金果超市业主。2014年4月13日,山东省聊城市鲁西公证处应聊城市东昌府区维盟知识产权代理服务有限公司的申请,指派公证人员与申请人委托代理人桂冉冉一起,来到山东省临沂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重沟街道办事处327国道金果超市朝阳店,桂冉冉以普通消费者的名义购买了“阿狸彩色卡纸”一个(价款2元),“毛绒玩具”一个(价款9.9元),“暧手宝”一个(价款8.5元),儿童启蒙电话机一个(价款28元),(以下简称“被诉侵权复制品”)取得加盖“金果超市重沟店”印章的通用定额发票(号码009××××4470)、银联POS签购单、购物小票各一张。并对所购物品及票据、超市店面进行拍照。公证人员对于购买的拍照过程进行现场监督,并封存了所购物品及票据复印件。2014年4月28日,该公证处制作并出具了(2014)聊鲁西证经字第289号公证书。原告支出公证费800元。
2014年10月10日,原告向本院起诉。
庭审中,被告提供了汕头市澄海区超炫之星玩具厂的营业执照、中国商品条码系统成员证书、中国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证书复印件,其中生产商名称和经营场所与封存物品外包装标注的生产商名称和场所相同。另外,被告还提供了与“被诉侵权复制品”相同的“儿童启蒙电话机”一只和《临沂良正玩具商行商品出库单》电脑打印件三页,其中出库单第二页注明该商行于2013年9月26日向重沟金果超市发货“0768-009阿狸益智电话机”5只,单价每只11元。
经当庭比对,原告登记美术作品“阿狸新版”动漫形象的原型为一只红色小狐狸,整体颜色为红色,四肢为红色,耳部、面部为肉色。穿有白色小马裤,头部明显大于身体。两个耳朵均程三角形并向上伸展。眉毛呈细弧形线状弓背向上,圆眼睛下面有三斜横线,鼻子是椭圆形,嘴呈细弧形线状弓背向下。眉、眼、鼻子为黑色。原告提供的《阿狸产品手册》中抱抱狸公仔图形眼睛为圆角方形,眉毛弧形较轻状弓背向下,嘴呈笑口吐舌状,其他部分与登记“阿狸新版”动漫形象正面图相同。
原告当庭提交的“被诉侵权复制品”,头部的整体形象与美术作品“阿狸新版”及青岛澳捷尔工艺品有限公司生产的“阿狸”毛绒玩具头部形象近似,包装盒左上方亦印有“阿狸”头像及汉字“阿狸”字样。外包装注明厂名:汕头市澄海区超炫之星玩具厂。厂址:汕头市澄海区澄华街道西门华泰五路。
以上事实,有双方当事人提供的以下证据证明,其中原告提供证据:一,京作登字-2012-F-00094673号《作品登记证》;二,聊城市鲁西公证处2014聊鲁西证经字第289号公证书及封存的物品;三,文化部2011年12月27日最佳动漫形象奖入围获奖证书、2012年7月,中国动画学会、深圳动漫节级委会“中国十大卡通形象奖”荣誉证书;四,聊城市鲁西公证处出具的公证费发票;五,“动漫形象阿狸新版”及京作登字01-2011-F-00094673号《作品登记证》彩印件;六,原告产品手册封皮及第30页彩印页和青岛澳捷尔工艺品有限公司生产的“阿狸”毛绒玩具实物。被告提供的证据:一、汕头市澄海区超炫玩具之星石厂的营业执照、中国商品条码系统成员证书、中国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证书复印件,二、被告还提供了“儿童启蒙电话机”以上证据均经当庭质证,本院予以采纳并记录在卷。
本院认为:原告提供了北京版权局2012年4月5日京作登字-2012-F-00094673号《作品登记证》,能够证明其享有该登记“动漫形象阿狸新版”美术作品著作权。原告有权自己或者许可他人对依据该动漫形象进行再创作,并对再创作产生的平面、立体及动漫等衍生作品享有相应的著作权,有权自行或者许可他人将由其享有著作权的平面、立体及动漫作品及相关形象用于商业目的开发和使用,以取得相应报酬或其他经济利益。原告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
经当庭比对,公证封存的“被诉侵权复制品”与将原告享有著作权的“动漫形象阿狸新版”美术作品及衍生作品“抱抱狸公仔图形”相似,并在外包装上使用了“阿狸”头像并注明汉字“阿狸”字样,显然“被诉侵权复制品”的生产者系将原告享有著作权的平面图形复制为立体形象,用于“被诉侵权复制品”的生产、销售,侵犯了原告享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五项、第六项及第二款、第三款(著作权包括下列人身权和财产权:(五)复制权,即以印刷、复印、拓印、录音、录像、翻录、翻拍等方式将作品制作一份或多份的权利:(六)发行权,即以出售或者赠与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的原件或者复制件的权利;著作权人可以许可他人行使前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并依照约定或者本法有关规定获得报酬。著作权人可以全部或者部分转让本条第一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并依照约定或者本法有关规定获得报酬)规定的权利。
根据聊城市鲁西公证处2014聊鲁西证经字第289号公证书,以及被告提供的其正在销售的“儿童启蒙电话机”,能够证明公证封存的及公证封存的“被诉侵权复制品”系由被告销售。对于销售侵权复制品的民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十三条规定:“复制品的出版者、制作者不能证明其出版、制作有合法授权的,复制品的发行者或者电影作品或者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计算机软件、录音录像制品的复制品的出租者不能证明其发行、出租的复制品有合法来源的,应当承担法律责任。”被告在庭审中提供了汕头市澄海区超炫之星玩具厂的营业执照、中国商品条码系统成员证书、中国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证书复印件,主张“被诉侵权复制品”系汕头市澄海区超炫之星玩具厂生产,但被告及“汕头市澄海区超炫之星玩具厂”没有证据证明“被诉侵权复制品”系根据著作权人的授权许可生产,故能够认定本案“被诉侵权复制品”系侵权复制品。关于被告主张的的合法来源,被告提供的《临沂良正玩具商行商品出库单》系电脑打印件,虽然注明了营业地址、经办人联系电话和银行帐号等信息,但单据本身没有签字或加盖公章者,被告也没有提供临沂良正玩具商行的工商登记信息。被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实其销售侵权复制品的合法来源,应当依据著作权法相应规定承担法律责任。原告有权请求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
关于原告请求的赔偿数额。原告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因侵权造成的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一、二款,第二十六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作品类型、合理使用费、侵权行为性质、后果等情节综合确定。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具体案情,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据此,本院综合以上法律规定和本案涉及的以下因素:一、侵权复制品并非被告生产,将原告享有著作权“阿狸”头像复制为立体形像用于侵权复制品生产的主体为生产商,侵犯著作权行为带来的非法收益主要由生产商获得。二、原告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生产或者许可生产与侵权复制品相同或者近似的产品,故原告的实际损失与被告销售侵权复制品的利润关联度不高。三、相关公众不会因产品外观对产品来源产生误认,作为销售商的被告,其收益取决于货物购进与销售价格的差额,产品是否为侵权复制品对于被告的利润率影响不大。二、由于法律规定的著作权自愿登记原则和著作权登记的非统一性带来的公示性不高,相关公众对商品流通环节涉及的侵权复制品,缺乏相应的鉴别条件,且法律对于销售者的注意义务没有作出明确的规定。酌情确定本案的赔偿数额为10000元。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五项、第六项及第二款、第三款,第五十三条、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一、二款,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杜咏镁立即停止销售根据原告北京梦之城文化有限公司美术作品“阿狸新版”动漫形象生产的“儿童启蒙电话机”;
二、被告杜咏镁赔偿原告北京梦之城文化有限公司经济损失10000元;
三、驳回原告北京梦之城文化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以上给付款项,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
如不按本判决所确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00元,由被告杜咏镁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宜廷
审 判 员  范宗芳
人民陪审员  徐亚莉
二〇一五年二月九日
书 记 员  周 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