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电脑桌引发的专利侵权纠纷案

一个简单的电脑桌专利侵权案,居然会同时牵涉出了现有技术比对方式、功能性特征、专利权保护范围能否准确确定等多个专利侵权判定中的热点问题,现分享如下:
原告是“一种升降电脑桌”实用新型专利的专利权人,专利权利要求1记载的技术方案,即:1.一种升降电脑桌,包括桌面、位于所述桌面下方两侧的两组升降调节支架、底架和键盘托架,其特征在于,所述底架包括两侧架和连接两所述侧架之间的横架,每组所述升降调节支架包括摇杆、气压支撑杆、上连杆和调节手柄,所述气压支撑杆的一端固定在所述横架上,另一端连接所述摇杆,所述上连杆安装在所述桌面底面的左右两侧,所述摇杆的一端与所述上连杆铰接,所述调节手柄设置在所述上连杆的一端且通过连接线和触发器连接所述气压支撑杆,同时按压两个所述调节手柄,所述气压支撑杆推动所述摇杆运动并调节电脑桌的高度,所述气压支撑杆包括支撑杆和内置于所述支撑杆内的可控气弹簧,所述可控气弹簧的外端通过触杆连接安装部,所述安装部上设有所述触发器。
原告认为委托人所制造并在淘宝网上销售的升降电脑桌侵犯了其专利权,遂将委托人告到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要求判令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
委托人找到我们团队咨询,我们经分析,认为可以进行现有技术抗辩,遂接受委托办理本案。
我们向法庭提交了经公证的淘宝交易快照,意图证明委托人在专利申请日前已经在销售升降电脑桌,在先销售的电脑桌与被控侵权产品相比较无实质差异,委托人被控侵权产品所使用的是现有技术,不构成侵权。
法院认为,首先,被诉侵权产品桌面上方左右两侧各安装了调节手柄,每一调节手柄通过连接线和安装在安装部上的触发器连接气压支撑杆。当同时按压两个调节手柄时,气压支撑杆推动摇杆运动以调节电脑桌面的高度。即被诉侵权技术方案包含了左右两组升降调节结构共同配合调节桌面高度的技术特征。经观察,在先销售产品图片仅显示了一侧的连接手柄、连接线、安装部,不能确定在先销售产品具备左右两组升降调节结构;其次,被控侵权产品具备杠杆释放机构,与专利中的触发器技术特征相同,但在先销售产品的图片不能清楚显示触发器,所以现有技术抗辩不能成立,判决我方败诉。
我们认为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该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坚决建议上诉于最高人民法院。在二审期间,我们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更清楚显示杠杆释放机构的GIF动图交易快照作为新的现有技术证据。并在庭审中及庭后向法官陈述理由如下:
一、我方一审证据第114页、第116页展示了在先销售产品的右侧;上诉人一审证据第115页中部图片则展示了在先销售产品的左侧。这一系列图片所展示的是在先销售产品左右两面的结构,结合判断,足以证明在先销售产品具备左右两条闸线,分别与左右两摇杆内侧半圆形金属座内的接头杠杆连接来控制两个气弹簧。我方二审证据二第39、40、41页已清楚显示在先销售产品具备左右两条闸线,两条闸线各自与左右两侧半圆形金属座内的接头杠杆相连。我方二审证据三所附的动态图片已清楚显示在先销售产品具备左右两条闸线,两条闸线各自与左右摇杆内侧半圆形金属座内的接头杠杆相连。该动态图片显示,使用者按压在先销售产品台面的按钮时,台面下部的按钮杠杆转动,在此同时,摇杆内侧半圆形金属座内与闸线相连的一个杠杆装置也随之转动,此时气弹簧伸长,推动摇杆,电脑台桌面随之升高。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通过观察该动态图片即可毫无疑义地推断出左右两侧闸线系通过牵动接头杠杆控制可控气弹簧进入解锁状态。
二、在先销售产品所采用的关键部件为可控气弹簧,其特点在于平常处于不可伸长或缩短的锁定状态,只有当其顶部的触点受到一定程度的顶压力时可控气弹簧才能解锁,随所受外力的状况而伸长或缩短到使用者需要的长度。顶压可控气弹簧顶部的触点需要较大的力,哪怕是成年人的手指直接按压通常也难以按下该触点,须采用杠杆或液压之类的省力装置来顶压该触点。目前为止的现有技术中,顶压可控气弹簧顶部触点以释放可控气弹簧只有杠杆和液压两种方式。杠杆方式结构简单、成本低,被广泛采用;液压方式结构复杂、成本高,只在很特殊的场合才会采用。闸线是外套塑胶管的软性钢索,只能传递拉力,无法顶压可控气弹簧顶部触点,必须要通过杠杆将拉力转化为顶压力,换句话说,闸线与可控气弹簧之间必须装置一个杠杆,别无其他选择。
我们在二审提交的新的现有技术证据显示:使用者按压在先销售产品台面的按钮时,摇杆内侧半圆形金属座内与闸线相连的杠杆端部被闸线牵引而发生逆时针转动,此时与该杠杆相连的可控气弹簧伸长,电脑桌随之升高。通过观察该动态图片,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可立即排除液压释放的可能性,其原因在于:液压释放方式在通常的场景下是相当少见的,只会出现在航空器或大型高精机床上;而在先销售产品只是普通的办公家具,不属该种情况;在先销售产品具备闸线,闸线传递的是拉力,液压方式只能将较小的顶压力转化为较大的顶压力,无法将拉力转化为顶压力,没有办法与闸线配合使用。只有杠杆才能将闸线的拉力转化为顶压力以顶压可控气弹簧触点;由于此种技术条件的限制,在先销售产品中的闸线要释放可控气弹簧只能通过杠杆来进行,不具有可选择性;液压释放方式是沿液压缸轴向滑动,不存在转动部件,而在先销售产品显然地存在可转动的杠杆。因此,本领域技术人员观察动态图片后可以直接排除液压释放的可能,考虑到目前为止的现有技术只有杠杆和液压两种释放方式,再无其他可能,本领域技术人员可以唯一地确定在先销售产品是采用杠杆方式在释放可控气弹簧,也即,上诉人在先销售产品已披露了被控侵权产品中的以杠杆方式释放可控气弹簧的技术特征。
三、(2012)民申字第18号案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在将被控侵权产品与现有技术进行比对时应该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为参照,不在涉案专利保护范围内的技术特征在进行现有技术比对时应该被忽略。涉案专利权权利要求1中并未限定电磁阀的具体结构,因此,电磁阀的具体结构与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无关,即便被诉侵权产品的电磁阀的具体结构与现有技术不一致,也不影响现有技术抗辩的成立。
本案情况与(2012)民申字第18号案非常类似,本案涉案专利权利要求中的触发器没有公开结构、位置及连接关系,仅仅通过其在发明创造中所起的功能和效果进行限定,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在阅读权利要求后仍然无法直接、明确地确定以何种具体实施方式来实现“触发”这一功能或者效果,该特征属于典型的功能性特征。该特征的保护范围应该限于实施例及与实施例等同的实施方式,但涉案专利又没有提供相应的实施例,等于触发器这一技术特征已不在专利保护范围内。在上诉人进行现有技术抗辩时,只需要披露专利保护范围内的技术特征(如桌面、横架、摇杆、上连杆、连接线、可控气弹簧等等及其连接关系),对于不在专利保护范围内的触发器内部结构或者说可控气弹簧的释放机构内部结构没有披露的义务(换言之,在将在先销售产品与被控侵权产品进行比对时,可控气弹簧的释放机构的具体结构应该被略过)。
被控侵权技术方案中的技术特征数量众多,现有技术证据不可能将之事无巨细地一一披露,那么现有技术证据披露了被控侵权技术方案中哪些技术特征才算披露充分?什么情况下又该认定披露不充分?此时,专利权利要求就应该作为现有技术比对的指引,或者说现有技术披露是否充分的衡量标准。专利保护范围内的且被控侵权产品又具备的技术特征现有技术证据必须披露,但不在专利保护范围内的技术特征也要求现有技术证据将之披露就不合理了。
四、2015年第55号指导案例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中的“导磁率高”此一技术特征的具体范围难以确定,结合涉案专利说明书、附图、本领域公知常识以及相关现有技术等,仍然不能确定权利要求中技术术语的具体含义,无法准确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的,则无法将被诉侵权技术方案与之进行有意义的侵权比对。
本案与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第55号指导案例的情况非常类似。涉案专利与机械相关,却在权利要求中使用了来源于计算机软件技术领域的触发器一词,但在说明书、实施例、附图中又没有解释所谓触发器的含义更没有揭示所谓触发器的内部结构及工作机理,本领域技术人员只能结合本领域公知常识及相关现有技术猜测触发器系指可控气弹簧释放机构,但无法毫无疑义地确定,更无从得知触发器的具体结构,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无法被准确确定,无法将被控侵权技术方案与之进行有意义的侵权比对。
涉案专利权利要求使用非本技术领域公知术语,既未在说明书、实施例中予以解释,又未在附图中显示具体结构,本领域技术人员即便结合公知常识及相关现有技术也不能唯一地确定该术语的含义,这已经不是些微瑕疵,而属于严重缺陷,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明显不清楚,法庭应依法不予保护。

经二审法官调解,原告撤回一审起诉,二审法院裁定撤销一审判决。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最高法知民终32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东莞市阿亚斯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塘厦镇林村龙背岭33号。
法定代表人:申为建,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群林,广东创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黄柏明,男,1980年11月6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潘文建,襄阳嘉琛知识产权事务所专利代理师。
上诉人东莞市阿亚斯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亚斯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黄柏明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一案,不服广州知识产权法院(2019)粤73民初2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
本院审理过程中,黄柏明于2019年10月30日向本院申请撤回起诉。
本院认为,黄柏明在本案审理期间提出撤回起诉的请求,已经其他当事人同意,且不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他人合法权益,本院予以准许。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五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八条第一款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广州知识产权法院(2019)粤73民初25号民事判决;
二、准许黄柏明撤回起诉。
一审案件受理费3300元,减半收取1650元,由黄柏明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3300元,减半收取1650元,由黄柏明负担。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徐燕如
审判员  刘晓梅
审判员  詹靖康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五日
法官助理 毛涵
书记员 谭秀娇